张夏珍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双生莲入墓之夜 第十二章-东阳秘事

2018.03.09 | 14阅读 | 全部文章

入墓之夜 第十二章-东阳秘事

崔林生已经下了决定,东阳公主的墓穴他是必须走一遭了。不过,哑叔作为守护人之一,他也是有知情权的。而且,他对东阳公主墓穴也是十分熟悉的。只有他才能带着他,顺利的到达墓穴。
崔林生简单收拾了行囊,准备出门去找哑叔。爷爷叫住了他,只见他怀里抱着的正是上次在冰厨里发现的冰鉴。爷爷语重心长的说:“林生,这东西从哪里来,就应该到哪里去。这次既然要去公主墓,就让它配在公主身边吧!”
崔林生从爷爷手中接过了冰鉴,大步流星的走出家门。来到祠堂时,没想到三娃子却已经在享堂等着了,居然身上背着个包袱。崔林生自己还未开口双生莲,三娃子就抢了先:“哥,你撒话也不要说了,不管你去哪里,我都跟定你了!”
崔林生打了一下三娃子的脑袋,道:“你小子怎么跟狗皮膏药似的,甩也甩不掉ca4516!你知道我要去哪里吗?”
三娃子努努嘴,说:“我当然知道。”
崔林生看向哑叔雷吉布什,没想到他也已经收拾妥当。哑叔跟崔林生两人就这么看着对方,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但大家都知道有些话不说,也是此处无声胜有声。
距离他们上次上塬找小妹,已经过了一个月了。灾荒年代,乡间的几百亩地已经干裂,庄稼死得精光,满目荒凉。唯独这塬上的老堡子坡绿草盈盈,硕果累累。这也是最令人迷惑的地方,也许真的有神灵保护,才让这里如此与众不同吧!几个人上了塬,走了大概几十里地,穿过了老堡子坡,被哑叔带着到了一条很深的沟壑,沟壑里有清凉的溪水流出来。
上次三娃子带着崔林生来,并没有走这么远。三娃子走的有些气喘吁吁,看到这水源有些没命了。扑上去,跪在地上,用手掬起来就往嘴里送。还不停的喊着:“真甜!”
崔林生道:“哑叔,这条水源莫非就是……阎君殿那条暗河里流出来的。”
哑叔:“你说的没错,正是!”
三娃子喝完水,着急地说:“哑叔,我们要从哪里进呢?”
哑叔说:“别急,等今晚三星交汇时,就会出现3个石柱,3个石柱的高度相加,乘以3根柱子数量,就能得出我们到墓穴的距离。当初,崔家祖先崔珏是根据三星交汇的神秘力量来建造的公主墓,所以只要三星出现,我们才能找到墓穴的正确入口。”

三娃子顺势坐在沟壑的草地上,此时天色将黑。崔林生拾了些柴火,生好了火,开始烧水。又拿出了干粮分给哑叔跟三娃子。
三娃子啃着干粮调侃崔林生道:“林生,你家祖先太牛逼了啊!又是修墓穴,又是送公主冰鉴,他不会是喜欢公主吧!”
崔林生道:“你丫能不能别扯犊子,不说话没让当你是哑巴。”
哑叔听到三娃子提到冰鉴,着急的问:“林生,什么冰鉴?怎么没听你说起来过。”
崔林生看着哑叔说:“也没什么一吻赏英雄,就是上次我们去铁桥找解药,在冰厨里三娃子捡到的。”
崔林生从包袱里拿出了冰鉴,小心翼翼的递给了哑叔。哑叔接到后,拿在手中仔细端详,他也试图打开冰鉴,试了下没有成功。
哑叔说道:“这冰鉴盖子中间有个圆孔,应该是用东西才可以打开的,如果用蛮力打开里面的东西会被破坏。”
崔林生“哦”了一声,说:“哑叔正妹公社,您就先跟我们讲讲东阳公主的墓穴吧!”
哑叔陷入了回忆中:“那公主墓穴中设有重重机关留队申请书,连环翻板,铁索吊石,更恐怖的就是那护墓兽。不过,我们还没有进入主墓,就碰到了护墓兽。当时,那恶人乡绅带的人全都被那护墓兽吃掉了,要不是师兄一路尾随我们,我也活不下来!”
崔林生道:“那护墓兽是不是一直千年巨龟汪良明?”
哑叔点了点头,正准备开口。这时,三娃子有些按耐不住,插言道:“一只破乌龟有撒可怕的,哑叔你还是跟我说说连环翻板,铁索吊石是啥样子的机关吧1”
哑叔哼笑了下,说:“这连环翻板,就是在墓道中设置的陷坑,坑下分布长约10厘米左右的刀锥利器。坑上层平覆数块木板,木板中间有轴,下缀一相同重量的小型物体马大姐新传,呈天平秤状,板上有掩盖物。若盗墓者踏上木板,板的一端随之翻转,人必掉入坑内的刀锥之上,锋利的尖刀利刃将穿透盗墓者的胸膛及五脏六腑,活着爬出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至于这铁索吊石,与它大致相似。主要是在墓道顶和墙壁隐蔽处固定若干金属滑轮,利用滑轮将巨石吊起,悬于顶端。墓道地下铺木质跷板希里黛玉,索链由石板而下,通过滑轮以隐蔽的方式连接跷板,中间有挂钩和脱钩相接,遇外力压迫可自动脱落。跷板呈细窄的长条状,只有被踏后才能导致悬石落地,而相邻的其他跷板则安然无恙,仍静静地伏在原处等待下一伙盗墓者的进入武道修仙。一旦盗贼的脚步踏上,与之相连的悬石相继落下,再次对胆大妄为者给予致命一击。如此往复,直至三层悬石尽坠于地,杀伤数人为止。”
三娃子好奇的问到:“那这可有破解的方法无恨歌。”
“有,当然有。在连环翻板之下放两架木梯相接,盗墓者沿梯而入,则如履平地,一切翻板与陷坑、利刃都枉费心机、无济于事了……”
哑叔说道这里,停下来。突然说道:“藏在暗处的丫头,何不现身坐下来听呢?”

“哈哈哈……”一阵清脆的笑声传过来。
只见,一个着一身黑色夜行衣,脸被黑色面纱遮挡,只露出一双眼睛的人从暗处站了出来,看身形果然是一个姑娘。
三娃子紧张地看着黑衣姑娘:“你……你是谁?干嘛偷听别人讲话。大晚上,还穿的黑不溜秋地,什么意思啊!”
黑衣姑娘有些怒气:“你个乡野小子,懂什么!”
崔林生笑道:“姑娘,你穿着黑色夜行衣,无非是不想让我们发现!这黑色吸光所以黑色衣服反光少,被吸收的光变成了热量导致人体变热。而变热引起的热胀冷缩宅门恩怨,会使身体变大行动变得缓慢,碰到东西的接触面比较大,发出的声音就会变大,所以你就会被发现。”
那黑衣姑娘显得没有兴趣听崔林生在哪里废话,说道:“快把你们手中的冰鉴,乖乖交给我!”
哑叔冷静的盯着姑娘,对姑娘说:“丫头,敢问句你怎么知道我们手里有冰鉴,又要这冰鉴做什么?”
黑衣姑娘冷笑道:“这你们管不着九字真言手印,不想变成跟你们那个蠢阿四一样,就赶紧把冰鉴拿给我!”
三娃子抢着说:“真是最毒不过妇人心,难不成阿四是你带进古墓的大嘴叉子?”
黑衣姑娘“哼”了一身,道:“那也只能怪他色心大起,管不住自己。把那公主身边的婢女当成公主,真是可笑的愚民!”
崔林生站起身来,看着那姑娘道:“这冰鉴我是万万不会给你的。这是我们祖先留下来的东西,我不会让它就这么轻易落到外人手里。”
黑衣姑娘看着崔林生:“那我倒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护得住它!”
黑衣姑娘说完这句,手腕一番,手中的小刀脱手而出,化出一道流光,朝着崔林生的腿部射去红楼炮灰攻略。只见那时,崔林生眼疾手快,身子朝后倒去,躲过了小刀。接着,崔林生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身,越上了一棵大树,树叶被震落飘起。又似点点繁星自星空中坠落而下。他随手捻起了一片叶子朝着黑衣姑娘掷了出去。黑衣姑娘又挥出了一把小刀,轻易就化解了树叶危机。
三娃子看崔林生明显落于下风,连忙喊哑叔帮忙,可哑叔却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他一着急冲在了崔林生的左边,想要擒住黑衣姑娘的右手,夺下她那些伤人的暗器。结果,被黑衣姑娘反擒住胳膊,用力一拧,只听发出咔嚓一声灵翼龙卵,手腕已经脱臼,三娃子的惨叫声响起。
崔林生一把接住三娃子,哑叔这才开口说话:“丫头,得饶人处且饶人,做事情太绝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黑衣姑娘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她转身去拿那放在地上的冰鉴。哑叔一个箭步,朝着姑娘拿冰鉴的地方奔去。两人你争我夺,姑娘始终不能得手。这黑衣姑娘看不是哑叔的对手,就想速战速决,她出手招招致命。哑叔一只拳头击出,直接打在了黑衣姑娘的肩头,震得那脸上的黑纱也飘落下来。黑衣姑娘捂着肩头,双目射出不可思议的光芒。
只见,这黑衣姑娘长得风华绝代。罗宏明虽说肩部受了伤,可她依然能在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脱俗之态。她清丽面孔上露出一丝冷笑,道:“你难不成是那神拳,崔天翼帝视达。”
这是崔林生第一次听说哑叔的本名,他应该在年轻时期,威震一方吧。可是,这黑衣姑娘年纪轻轻,怎么偏偏知道他的本名呢!”
黑衣姑娘不再说话,趁哑叔有些发呆,拿起了冰鉴,转身就潜入了黑夜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三娃子被弄脱臼的手腕,嗷嗷直叫。崔林生说道:“别喊了,手腕没断义犬报火警,只是脱臼了!我会帮你接上的!”
三娃子手腕脱臼了,还不忘调侃:“哥,那丫头长得挺不错啊,就是性格辣了点!”
崔林生趁三娃子自说自话的时候,他握住三娃子的手腕,慢慢牵引,猛地一拽圣皇衍天诀,那脱臼的手腕恢复到了原来位置。
申明:本文由谷堆子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