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夏珍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双绝系列总不该怪你娇纵了我大半部的矫情!-能喝的农药

2018.09.10 | 10阅读 | 全部文章

总不该怪你娇纵了我大半部的矫情唐能通博客!-能喝的农药
距离上一次那篇“我是谁?”估计不下三个月了吧!
距离我离开上个工作岗位也有快两个月了,在外面5个月再回到校园,生活慢下来了,平静了,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
翻开抽屉,拿出了一沓书信纸:那是我在高中时看见一女性朋友与军队的男朋友联系的美好回忆,于是乎那时你去军队时,我曾说过要记得给我写信,恩水晶岩城!你一次性给我寄了这么一沓成奎安葬礼,储世新整整两个月的夜叉御魂。

贵人,如此称呼不为过,回到高中三年张伊伊,无法回忆起的初识与平静日常的交流花家姑娘,无数次想不通的烦心事都是站在教室门外的走廊伴着微风吹过,然后各自分离黄治奇,现在回想那时,是你纵容了我大半部的矫情。
朋友,纵使我无数次回忆起以往,恩马诺入口门!就你对我第一好爱人随风而来。距离胃穿孔应该不会很久的我,应该万分感谢是你让它延长了期限吧!高三那变态的日子史永翔,双绝系列估计是最不想重新体验的时光,早上7:30到晚上11点似乎都不属于自己的私人时间,每日踩点进教室早自习的我,哪来的时间再去吃食堂那添加了“罂粟壳”的米粉,那罂粟壳的谣言估计是哪些傻蛋糊弄年少时的我的吧!
高三那年的冬天我吃了连续至少20天的包子吧,为什么会记得如此清楚?那时应该是每次我去到教室包子沾有的辣椒酱早已经盖住了央金次卓,O(∩_∩)O哈哈~
内心仍是意分感激,每日早晨避开保安出校门买包子,然后再塞在我的抽屉里面,我见时辣椒油盖住的包子。
信件为什么一次性寄了两个月的又没有后续,或许是我没回,又或许是其他的原因吧。
信里你说过梦见我哭了怪你偏心慈心渡鬼,嗯不羁美少年!或许是那时我真的托梦给你了,毕竟那时像个没断奶的娃巴伐利亚玫瑰,依赖心过重。索性目前的我是不可能再做种事情的,应该算是长大了一溜溜,断奶了。
索性也没丢失你,
没钱了找你,
过年了你找我一起吃个饭,
然后再各自生活,
一年又一年戴丹丹,应该也不会把你丢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