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夏珍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刘怡君近况其实恐怖杀手就在身边... 正常人突然暴毙,人人都说有鬼索命,-酷酷的籐

2019.06.03 | 84阅读 | 全部文章

其实恐怖杀手就在身边... 正常人突然暴毙,人人都说有鬼索命,-酷酷的籐


第1章 红事变白
我叫周明歌。
大学毕业以后无所事事,便靠着家里面的资助就开了一间KTV。
当然,我没有那种吊儿郎当的习性。
只是因为现在大学生多如狗,研究狗满地走的状态,不太好找工作。
我这个人喜欢自在韩镇浩,也受不了太大的约束。同时也没有什么事业心。
赚的钱能够养家糊口就好。
我有一个很漂亮的老婆。
我们结婚比较早。感情也特别好,属于那种随时都会黏在一起,很难分开的。
每天KTV营业的时候,老婆都会跟在我的身边。
当然这不是监视我。
而且在我们的KTV里面,虽然有依旧有陪唱的公主,但是绝对不会有那些污秽的事情发生。
可以卖唱,但是绝不会允许有卖肉。
可是前几天发生了一件事情。
一个叫做张倩女员工。在KTV的包房里面差点被几个小混混给欺负了。
当时我在监控里面看见的时候,马上就反应了过来。
带上其它的男服务员,把那几个小混混提溜出来。我没有让人动手打他们。而是直接就报了警。
这件事情之后,就出了一点儿小问题。
首先就是关于张倩这里。
每天她都会过来,对我嘘寒问暖的。
有的时候当着我老婆的面,她还要过来问我几句关切的话。
虽然这个不会影响我们的夫妻感情,但是却弄得我和老婆都很尴尬。
而且我是老板,也不可能因为这件事情,故意去责难张倩吧?
最关键的是,我以为老婆不会觉得有什么事情的,可是那几天她也不太高兴了。
晚上也开始不让我碰她。
甚至莫名其妙的开始发起来了脾气,弄得我有些苦恼。
那几天我格外的挣扎,想着要不就直接辞退了张倩。
可是张倩这个员工干的挺不错的,和其它很多员工关系都好,如果我辞了她哈迷蚩,怕是会让他们在背地里面议论我这个老板了……所以这件事情我也就只是想了一下。并没有提出来。
为了避免和张倩碰面的尴尬。我开始减少了去KTV的次数,并且多用时间去陪老婆。这样,总算让我和老婆的关系缓和了很多。
时间一长,我本来以为也没有什么事情了。
张倩总该明白过来我的态度了吧?
到时候再叫几个女员工去劝劝她,这件事情就会结束了。
可就在我发工资的那一天,张倩告诉我说要辞职。接着还递给了我一张请柬说,她要结婚了,邀请我去参加。
我愣了一下,张倩解释说家里面安排的。
她泪眼朦胧的看着我看着我,明显还想说什么话,可是欲言又止,竟然哭着就跑了。甚至连工资都差点儿掉在了地上。
那天KTV里面的人都显得有些怪异黄子华金句。
我虽然懵了一下,可是心情却莫名的好了起来。
张倩辞职之后,老婆也高兴了不少,我们的夫妻生活又回归了正常。
事情的变故,是出现在张倩的婚礼那一天。
如果有机会让我后悔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愿意去参加张倩的婚礼的……那天是个大晴天,艳阳高照的。
我让老婆一起去参加张倩的婚礼。
本来还很高兴的老婆,突然一下子面色就垮了下来,然后她说不想看见那个女人。接着就自己回家了。
我无奈之下,只有自己一个人参加婚礼了。
办喜宴的地方江北女匪,是新郎家里面。
农村大院儿里面摆了席面,各种喜庆忙碌。
我也看见了张倩的老公。
那是一个长得有些病恹恹的男人,一看,就不是特别长命的模样。
张倩的脸色并不是很自然,还时不时的过来瞟过来看我。
我只能低头闪躲,一个婚礼参加的格外狼狈。
同时参加婚礼的,还有不少KTV的员工,宴席开始之后,他们都过来灌我酒。
最后我喝的吐了,厕所里面吐得一塌糊涂。
出厕所的时候,我被人扶住,还用热毛巾给我擦脸。
她身上的香水味让我很熟悉,就是我老婆平时用的香水。
当时迷迷糊糊的,喝多了身体燥热的不行,我当时就吻了上去。
两个人胡乱拉扯着的时候,也不知道进了哪个房间。一阵干柴烈火之后,我迷迷糊糊的摸她的脸,灯光之下,我才认出来,身下的人哪里是我的老婆,分明就是张倩啊。
她哭着穿好了衣服跑出房间。
我回到桌上,那些员工嘲笑我说吐得都没有人色了,以后还真不敢和我喝酒。
我那个不是吐的,而是吓的,张倩新婚的时候,我竟然做了这样的事情。
不敢抬头去看张倩,只能闷头不停的喝酒。
这天晚上,老婆没有给我打电话。而我也醉死了过去……直到到了第二天的时候,我醒过来头疼欲裂。庆幸的是张倩没有来找我的麻烦……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被我老婆知道。
要不然我就完蛋了。她铁定会和我离婚。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准备先离开了。可却被我其他几个员工拉住让我不准走,说我一个老板走了像什么话。
我僵持了一下,也没能走掉,于是就坐在了房子最角落的位置,不起眼,等会儿不被看见也好。
刚好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声惨叫的声音。
人群里面一下子就炸开了锅了。大家都往声音传来的地方去。
跑到了新房的外面。新房的门,是敞开的。
一股难闻的血腥味道刺激着鼻翼,我酒一下子就醒了。从这里,已经能够看到新房之中的景象。
一具赤裸的女尸,悬挂在房梁之上。
张倩整个人的脸皮都没了,被削下来了一层,平平的脸,还有嘴巴眼睛鼻子几个骷髅,看起来格外的恐怖。
当时心里面就开始剧烈的翻滚了起来。
猛然间,我的脚脖子被一只手抓住。
低头一看,张倩的那个病怏怏老公惊恐的看着我。
一下子就瘫倒在了地上。
我哆嗦的去探了一下鼻息。
死了……
刚才炸开了锅的人群,现在都是尖叫和呕吐的声音。
张倩爸妈来了,朱林爸妈也来了,在现场哭得死去活来的。
我看着张倩不停晃动的尸体,那张血淋淋的脸。心里面还全部都是恐惧。
昨天晚上……我还把张倩给……
没想到今天早上她就死了。
张倩不可能是自杀的,应该是被人杀害。
而张倩老公则是被活生生的吓死。
警察来了以后,场中的人全部都做了口供笔录,也没有多留我们,就驱散我们回家,最后叮嘱了说,如果有什么线索的话,一定要去向警方提供。
那天我没有去开KTV,径直就回到了家里面。整天都在沙发上面坐着,老婆过来问我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一是不敢说和张倩做的事情,二来是怕张倩的死吓到老婆,就把嘴巴逼得紧紧的不说话。
老婆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一整天的都在笑。
晚上的时候,还很主动的想要和我打报告。我也没有什么兴致。
我的草草完事让老婆有些不高兴,她也没多说什么,洗完澡就回来睡觉了。
我身上黏糊糊的也要去洗澡。
热水从脸上滑落下来,张倩的死相怎么都没有办法从我的脑海中祛除出去。
洗着洗着的时候,我刚好就看见了,在马桶的边缘之上,有一点点猩红的颜色。
脑海里面还想着尸体。这个红色,直接看的我就打了一连串的冷颤,整个人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把马桶盖子揭开以后,边缘的位置沾着一滴血。
在马桶的里面,还有一点点血丝的痕迹。
我最开始是以为老婆来大姨妈了,可是我刚刚才和她打了报告。
难道家里面进来过别的女人?
姨妈血脏的很,我赶紧把它冲了。
没想到喷头一冲。连马桶边缘都开始渗出来血了。
我刚把马桶盖子盖上,准备看看是不是姨妈巾掉在马桶后面了。结果屋子里面却传来老婆的哭声还有喊声。
我一下子就慌了,连身上的水都没擦,直接穿上内裤就冲了出去。
老婆靠在床头上哭,眼睛都肿了起来。
我慌张的问她发生什么事情了。她直接扑进我的怀中,哽咽的说,她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和那个张倩跑了,不要她了。
我不停的安慰老婆说梦里面的事情怎么可能是真的,我这辈子就爱她一个人。
老婆让我发誓,我照做了,她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两个人都刚刚洗了澡,老婆穿的是睡衣,气息一下子就暧昧了下来。
而且刚才她的哭,让我慌张到了极点。
很自然的,又打了一次报告。这一次我没有草草了事了。
完事之后老婆睡得很沉,很香。
我又弄了满身的汗水,就去洗手间策马中世纪,要再冲那么一下。
洗澡的时候,马桶边缘的血水晃眼睛。我又用喷头去冲了一下,没想到血水不少,反倒是又增加了很多。
我弯腰过去,果然,在马桶后面有一大团纸,血液就是从纸里面浸透出来的。
我忍着恶心,一把把纸抓了起来,想要扔进垃圾桶里面。
没想到入手的感觉软软的,就像是里面包了一坨肉一样。
刚好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音。
我一个激灵,就把手中的纸掉了下去。
回过头来的时候,老婆正迷迷糊糊的打开卫生间的门说:“大半夜的,你怎么不睡觉老洗澡呢?”
我极力挡住了马桶说反正没睡着,身上全是汗,洗了舒服点。
老婆却把我从马桶旁边推开,说她要上厕所。让我先回床上去。
刚才那个纸团,已经掉进了垃圾桶了。我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回到了房间里面,躺在了床上。
应该是姨妈巾收多了水,才会变成那个样子。总不可能有人拿一坨肉放在我洗手间里面吓人吧?
我准备也睡觉了……
就在这个时候,月光洒落进了房间。
我看见在阳台一个角落的地方,有一堆带血的衣服。
第2章 是人是鬼?
我死死的看着阳台角落的衣服,浑身都是鸡皮疙瘩。
浴室的房间门打开了,老婆爬上了床,抱着我的腰,让我快点睡觉。
月光之下,血红在白衣服上面,像是一朵红花。渗透人心……很快,老婆均匀的呼吸声进入我的耳中。
我打了个寒颤,低头看了看老婆一眼。
老婆嘴巴还动了两下,把我抱得更紧了一点。
我怎么都没有办法睡觉。
脑子里面没由来的,全部都是张倩那张带血的脸。
早上老婆醒来的比较晚,我硬生生的看着那团衣服,从黑夜到黎明,再到阳光照射。
那是老婆最喜欢的一件衣服……
我突然想到了马桶后面,被纸包起来的那坨像是肉一样的东西。
再联想到了阳台的衣服。
张倩的平平的脸隐形虫,在我的意识之中放大。
老婆醒了过来,伸了个懒腰说:“老公,昨天你不在家的时候,我杀了一只鸽子,等会儿我给你炖鸽子汤,特别补。”
我心里面突然跳了一下,说:自己杀的?
老婆努着嘴说:“对啊,那个鸽子弄了我一身的血。”
老婆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阳台的位置说:喏,衣服完蛋了。
我完全松了一口气。
老婆先起床,跑去厨房给我做早饭了。
我随便套了一个短裤,去卫生间上厕所。
昨天那团纸包着的东西可能是鸽子的内脏,我这样想到。
老婆平时大大咧咧的,都没有扔到垃圾桶里面,等会儿要去说说她。
尿完以后,我看了看马桶背后,我记得昨天的时候纸团是扔进去垃圾桶的。
果然,马桶后面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可垃圾桶里面,也是空空荡荡。
我皱眉,刚才怎么没注意看,是不是老婆清理了垃圾。
早上就喝的是鸽子汤,老婆给我盛汤的时候,她一边看电视,一边舀着汤。
茶几上面放着一个刀架,上面是一些精巧的道具什么的。
老婆竟然直接一只手就撞了上去!
我猛的伸手去把老婆的手抓了下来。
一阵钻心的刺痛之下。我的手,鲜血一下子就流淌了出来。
老婆吓得赶紧去房间里面拿药箱。
我整个人都僵持在了那里,任由血不停的往下流。
刚才的时候,我手速虽然快,可是老婆还是一只手已经插进去了分刀的刀尖里面。
怎么她没有流血?甚至没有痛?
很快,老婆就提着药箱出来了,一边给我包扎,一边说:“我自己有分寸,你怎么那么不小心,随便就抓上来了。”
我强做平静的说:“我怕你伤到了。”
说话之间,我让老婆给我看看她的手有没有事。老婆却说没事,非得把手缩回去不让我看。
我就伸手去抓她的手,拉扯之下,她直接就笑着往房间里面跑去了。
说我大清早的就想要欺负她。
我整个人浑身都是冰冷一片。
刚才拉扯的时候,我清晰的看见,她的手掌心的位置,有一个被戳开的口子。
里面没有血,却有一点点的黑色的虫子壳在外面趴着。
头皮都全部炸起来了,伤口不流血,里面还有虫子……这还是活人么?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心中没由来的一阵惊恐,刚才吃了的东西一阵反冒了起来。
手机恰逢其时的响了起来。
我接通电话一听,是我一个员工的。
他问我今天店里开不开门。
如果不开门的话,他就去给张倩家里面随个份子钱,再意思一下,上柱香。
我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开店,就说了句:“放假,什么时候通知,什么时候来上班。”
挂断电话之后,我马上就想要出门。
可是突然就想到,我老婆跟了我那么多年了。是不是人,我自己还不知道?
是不是老婆出了什么意外,或者从那里沾染了脏东西。
我强忍着心中惧怕,去敲门。
老婆打开了房门,还是把手放在背后,不愿意给我看。
我问老婆说最近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或是感觉哪里不对的。
老婆疑惑的问我怎么了,突然问这个事情。接着她告诉我一切都很好,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看着老婆的脸,我总觉得她有事情没有给我说。
她却接了一个电话南陵花神,然后说今天她一个朋友聚会,她要去参加一下,让我晚上的时候过去接她。
看着老婆那张乖巧的脸,我点了点头……
老婆从家里面出去以后,我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
都是找朋友,问他们知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师傅比较灵,也就是有本事的。
最后在一个老朋友那里问到了一家地址……
他告诉了我那里的人很灵……
来到我们市区里面最繁华的那条街道。
这里有一家古董店。
到了店里面的时候,我忐忑不安的说了我那个朋友的名字,很快,就有一个年纪不小的老头子出来了。
问我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
我把老婆身上的事儿一股脑全部说了出来。
这个人皱眉说:“活人身上,是不可能长这些东西的,这样吧,你把你老婆带过来我看看,才能知道是什么问题。”
我抓着这个老头子的手说一定要救我老婆,钱不是问题。
和这个老头子约了一个时间,我就离开了,宜早不宜迟,明天早上的时候,就立刻带老婆过来这里。事情先不能告诉她沼水蛙,我害怕吓到她。
到了晚上的时候,我按照老婆的吩咐,在她说的酒店外面等着。
虽然害怕,可她是我老婆,就算她是鬼,也没有害我的意思。
等着等着的时候,天空就感觉有些阴翳了下来,月亮上面都朦朦胧胧的带上了一层雾气。
我点了根烟,打开窗户想抽一下的时候,下意识的就看了一眼后视镜。
这一看,差点没有把我的魂给吓掉。
一张平板一样血肉模糊的脸,只有几个窟窿。出现在了后视镜中!
手上的烟直接就掉到了窗户外面。
我一把抓住了车门,就想要冲出去。
却没有想到,脖子的位置,两只手一下子就环抱了上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进入我的耳中。
“别走,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张倩啜泣的说道。
我吓得魂不附体的说:“你别缠着我,我到时候你下葬那天,我一定多给你烧纸。”
这句话说完以后,脖子上面的手却还是没有放开。
我强忍着恐惧去看后视镜,张倩缓慢的向着我靠近了过来!
我啊的一声大叫,直接拉开了车门,挣脱开了脖子,冲下去了车!
车旁边,两个女人扶着我老婆,正要开那一侧的车门,把我老婆放进去!
我刚才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车外有人。
立刻厉声大喊道:“别开门!”
已经晚了,车门打开,老婆都被放进了后面。
扶着老婆的那两个女人我见过,她们疑惑的问我怎么了。
我老婆,也醉醺醺的侧头出来,声音模糊的说:“怎么了老公?”
这个角度,能够看见车子里面的一切。
后面的位置上自相矛盾造句,并没有张倩的那张脸。
两个女人也上了车,我老婆声音有些虚弱的让我先送她们回去,我们再回家。
我强忍着头皮的发麻上了车,可的确。已经没有张倩在后面了。
分别送了人,最后才和老婆回家。
把她扶上了三楼,放到床上以后,老婆直勾勾的看着我,问我爱不爱她。
她的眼神有些吓人,喝多了酒的缘故乐乐镇,还微微泛红。
我说爱,死了都要爱。
老婆沉沉的睡了过去,嘴角上面带上了满意的笑容。
我没有去把她的手拉出来看。
一来是因为我害怕,二来她是我老婆,无论怎么样九爷吉祥,也得把她身上的事情弄清楚。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我拿起来手机一看,竟然是张倩的号码在给我打电话。
我当时就被吓着打了个哆嗦,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之后又响了好几次,我依旧没接。
震动之中,来了一条短信。
我打开一看,上面写着。
“周老板,我是张倩的妈妈,明天下午的时候,张倩做法事,您有时间过来么?”
第3章 丧事
张倩妈妈给我打的电话异天途?
我松了一大口气,不是张倩就好。
只不过之前张倩在我车里面的那张脸,还是不停的在我的脑海里面盘旋。凄厉的话语还在回想,让我不要走,别离开她。
老婆似乎被电话惊扰了,来来回回的不停翻滚。
我有些担忧的把她抱在了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肩膀……老婆宁静了下来,很快就睡熟了……
这是我的老婆,无论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不会离开她。
想着刚才的那条短信,我去参加张倩法事的时候多准备一点钱给她妈妈,再多烧些纸,张倩应该就不会为难我了。
人鬼殊途,她总不可能还想来让我负责吧?
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胸口有些酸麻,睁开眼睛,就看见老婆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模样说不出的可爱杨佩婷。
我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一下时间,都早上八点了。立刻让老婆起身,告诉她说我们今天要去一个地方。
老婆乖巧的哦了一句,也没怎么多问云罗郡主,就说茶几上给我放了粥,让我去喝了。
洗漱完成,吃完早饭,出门的时候,都已经八点三十。
我悄悄的给那边的老头子发过去了短信,告诉他说我带老婆过来了,可是我什么都没有说,让他看的时候,也小心一点不要让我老婆发现。因为这件事情,无论老婆自己知不知道身体上的问题,我都不想要她害怕或者是担心。
老头子说就看一眼手就行,不用做什么。
我脑子里面一直在想着怎么能够让老婆把手伸出来,不回避。
突然就想起来,古董店里面,是有镯子的,到时候让她去试镯子,自然就把手伸出来了。
到了古董店门口的时候,老婆明显有些不自然,问我怎么会到这个地方来。
我脸上笑着说,我一个朋友开的店,我带你过来买个镯子。
把老婆骗进去以后,第一眼就看见了在柜台前面的老头子。
然后我让老头子取出来柜台里面一个古董镯子,给我老婆试戴一下。
老头子不动声色的拿了一个出来。
递到了我的面前……
老婆明显有些不太乐意的模样。驰星周
我装作没看懂,直接就把她的右手拉出来了,带上镯子之后,我把她的手按在桌上。
结果,在老婆右手的掌心里面,别说是一道刀伤了,就连一个擦破的痕迹都没有出现看……我看老头子一眼,他皱了皱眉。
我老婆轻轻趴在我耳边说这个镯子太贵,让我别买。
我点了点头,给老头子说了两句场面话,就带着老婆离开了古董店。
开车的时候,老婆好像有些不太舒服的样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面睡了过去。
我一直去瞄她的右手,看着看着,就有一点点黑色的东西,从她的掌心爬了出来,这一次我看的分明,就是一只带壳的黑虫子啊!
刺耳的喇叭声把我的意识拉回到公路上面。
我差点就撞上了一辆对面开过来的越野车。
猛打方向盘把车错了过去。
老婆也被惊醒过来,然后松了口气说:“开车慢点没事儿。”
我听着她的话,整个背后都是冷汗。
刚好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竟然是那个老头子打的电话。
我小心的看了一眼老婆。她刚才说完话之后,又靠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睡着了。
把车停到了路边的位置,老婆没醒。
我小心翼翼的下了车,接通了电话。
那边的老头子还没有说话,我就哆嗦着声音说:“我又看见虫子了,真的。手里面爬出来。”
老头子的声音有些僵硬的说:“两天,两天之后带十万块钱过来,我给你解决的办法。”
我一咬牙,说好。
电话挂断,我浑身都是汗水。
回头刚想要开车门,却发现老婆竟然醒了。直勾勾的看着我,我强笑着打开车门,说:“我接了一个电话。”
这个车子的隔音效果特别好,刚才我说的话,老婆是绝对没有听到的。
老婆点了点头说回家吧,她不想在外面呆着,太闷热了。
我犹豫了一下,给老婆说我今天要去张倩家里面一趟,张倩下午的丧礼。好歹做过她老板,就当积点阴德。
老婆好像有些不太高兴,就说了句:“那你先送我回家吧。”
把老婆送到了楼下,她自己拉开车门,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我在车上抽了两只烟,让精神稳定下来。
又去取了两万块钱现金,准备给张倩家里面……到了张倩婆家的门口之后,第一眼就看见了门口挂着的两个白色大灯笼。
一个有点眼熟的人影在门口晃动,这是我KTV里面的一个员工。叫做李东。
我停好车,走下来之后,李东走过来给我打招呼,说我怎么也来了。
我拍了拍他肩膀,说了句祭拜一下,你不是也在么。
李东强笑着叹了口气,我告诉他,让他节哀顺变。
李东指了指大门,说棺材在后院,朱林爸妈在院子里面。然后李东继续说:“我还要在这里守门,就不送你进去了……”
我点了点头,并没有介意。
进了大门。前院以后有不少的人,在里面来回走动着。
一天喜宴变丧席,搁在谁家,都是一件倒霉到了极点的事情。
我第一眼就看见了朱林的爸妈,却没有看见张倩的父母。
走过去之后,朱林爸爸认出来我,拉着我的手,不停的说话。
我说了节哀之后,不经意的问了句,张倩的爸妈呢?
朱林的妈妈叹了口气说:他们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愣是不过来管了。
我僵硬了一下,我还收到了张倩妈妈发过来的短信,是她叫我过来的。
朱林爸爸说带我去后面上柱香,好歹过了我家门,倩倩就是我家的人了。
我点了点头,把手上的两万块钱交到了他的手中,说了几句安慰的话。
他本来是想拒绝的,朱林妈妈却立刻就在他手上把钱拿了过去,让他带我去后面院子上香。同时态度更加好了,不停的说一些张倩虽然出事了,但是也是好媳妇……我没有多说什么……
两个人到了后院之后,我第一眼就看见了一个棺材,停放在院子的中间。
这个棺材不小,上面压着几沓纸钱,就是没有放遗照……一堆香纸,在棺材前面燃烧着,我看见一个道士,跪在前面。
朱林爸爸把我带了过去,我上了一支香之后,他又准备带我离开。
没想到那个道士却忽然站起来了,盯着我看着说:“老人家先出去吧,这位客人不能走。”
我当时背上就出了一层冷汗。
没想到朱林爸爸竟然犹豫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周老板……你先在这里待会儿,我先出去看看有没有其它的客人……他说完之后就快步的朝着院子门口走去了。
我心里面害怕的厉害,就想不理这个道士,马上就出去。
道士却语出惊人的说了句:你走的话,就不怕被鬼缠死么?
这句话一出,我腿直接就被吓软了,立刻问道:“你看得出来?帮帮我!”
我抓住道士的手臂。
道士从头到脚的看了我一眼,指了指我刚才点的香。
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全部都烧完了。
而其他的香,还是保持着原来灼烧的模样,也没有冒烟。
道士说:两个鬼,都不吃香,你点了一分钟就吃完,他们怕是不止吃香,还想吃了你。
我面色一下子就惊恐了起来,问道士应该怎么办。
道士皱了皱眉说:“你是什么人,和亡者什么关系。”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我是新娘子的老板,新郎我不认识。
道士直勾勾的看着我,说:“你确定你没说谎么?”
我硬着头皮点头,我本来就没有说谎。
道士皱眉说:“那你留下吧,还有六天,就是头七,你在这里不会有事,但是现在,只要你出院子,这两个鬼一定会来要你的命。”
第4章 问话,隐瞒
我一下子就慌了,问这个道士我该怎么办?
道士摇头说:他们生前,你有没有做过什么事情让他们怀恨在心的?
我想着那天晚上的意外,这件事情根本就不能说出来。
于是我摇了摇头说没有。
道士不说话了,而是开始在棺材面前烧纸。
我僵硬在原地,不知道应该该做什么。
道士问了我的名字,我老实告诉他叫周明歌。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忽然开始下雨了,雨下的格外的大。还有一点点打雷。
道士去了屋檐之下,我也跟着他躲雨。
棺材很快就被雨水全部浸透。
我问道士说淋雨难道不会出事?
道士却摇头说:尸体有怨气,就会滴血。
说这句话的时候,道士的目光一直在棺材上面。
我也看了过去。
果然……棺材缝隙边缘的位置,正在不停的往外渗透着血水,看起来格外的凄厉。
时间过的格外的缓慢……
当雨停下的时候,棺材下面已经猩红一片了……刚好这个时候,后院的入口处传来朱林妈妈的声音,说饭已经做好了。要不要先吃东西?
道士也没有去管棺材,就朝着前院的位置走了过去。
我身上的汗毛一直处于乍起的阶段。
淋雨肯定对尸体不好,以前看过很多恐怖电影,有的还会诈尸,这个道士好怪,竟然主动让尸体淋雨。
万一诈尸了,最开始出事的就是我……
吃饭的时候,桌子上面坐着好多人我都不认识。
干脆就坐在了李东的身边。
李东一直闷头吃饭,也不多说什么话。
朱林妈妈一直给我夹菜,说我这个人很好,生意一定特别兴隆。
道士恰不逢时的说了句:周老板这几天要留在这里,等着亡者送葬了才走,两位安排一下吧。
朱林爸妈又是一阵絮叨,说了很多话。
而其它桌上的人都有些对我指指点点轻声细语的,是说我这个人恐怕脑子有病,送了那么多钱,还要睡死人家里。
要知道,丧事,不是人人都喜欢参加的。而且张倩死的还那么惨。
吃完饭散桌……
道士告诉我:只要不离开这里,都没有什么事情。
接着,他就回去后院了。
我不敢走,就和李东在院子门口抽烟。
刚才吃饭的时候,李东喝了两杯酒,他有些醉醺醺的说:朱林爸妈其实也不想管张倩的,就是碍于面子上说不过去,还有你来了以后给了两万块钱。
我问李东,张倩的爸妈真的那么狠心?
李东摇头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更何况是农村人迷信,他们怕恶鬼缠身。
说道这里,李东小声在我耳边说:就连这个道士,都不知道是什么小庙里面出来的,他们不舍得钱去请好的法师过来做法。
李东说着说着,就靠着门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口中还不停的碎念着什么。
我听李东这样一说,马上就觉得这个道士有些不靠谱了。心里面开始害怕,就更加不敢去后院。
问了朱林爸妈,李东是在哪个房间,我就把烂醉的李东拖进了屋子里面。
加上晚上害怕,我就给朱林爸妈说,要不我就和李东挤挤,反正这里客人那么多,要单独弄一个房间也不方便。
朱林爸妈乐得同意,就去给我多拿被褥了。
把李东扔在床上之后,他嘴里还在不停的念叨着张倩的名字。
我有些心里面慌乱的不行。
快要睡觉的时候,我突然接到了老婆妍丽的电话,问我怎么还没有回家。
我这才想起来,我把这件事情忘记给老婆说了。
也不敢对她说实话,就骗她说新郎朱林的爸妈非要把我留在这里,我看他们太可怜,就不好意思推脱。这两天可能回来不了。
没想到电话那边的妍丽,声音突然就变了,变得有些生硬了起来,告诉我,今天必须回家。
我这一听,她和平时的表现,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我老婆可没有这么凶悍对我的时候。
难道是那个鬼……把妍丽上身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犹豫不决之中,我拨通了老头子的电话,电话那边的老头子声音有些迷蒙,应该是还在睡觉的样子。刘怡君近况
我把老婆身上发生的事情快速给老头子说了一遍。
老头子停顿了一下之后告诉我:你千万别回家,这样吧,明天,明天下午你来我的店里。只不过……那个……我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说到:钱不是问题,只要能帮我老婆。
老头子笑着说绝对搞定,电话挂断之后,我松了一大口气。
但是晚上也一直没有睡着。因为我一闭上眼睛,马上就会想到张倩那张平平的脸。血糊糊的格外的恐怖……第二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我把道士拉到前院的一边,就说我现在必须要出去一趟。
道士问我什么事情比你现在的命还重要。
我犹豫了一下告诉道士,我老婆可能被鬼上身了,找了一个人,今天他就给我救老婆的办法。
道士听到这里的时候,轻咦了一句说:什么时候发现的?
这个道士虽然没什么名气,可他能够看出来我被张倩缠上了,肯定也是有点本事的。于是我把事情从头到尾的给道士说了。
就是从老婆的手,被刺中没有流血,里面有虫子的事情说起。
道士摇了摇头,紧紧的看着我的眼睛说:你肯定还有事情没有告诉我。瞒着,就等于害了你,还有害了你老婆。
我被道士这么一吓,背上全部都是冷汗。
把之前我看见血衣,还有马桶后面发现血纸包的事情给道士说了。
道士不多问了,反倒是对我说:走吧,先去你说的那个帮手那里看看,再去你家陈乐平,我要亲眼看看你老婆。
我松了一口气,深怕道士说出点什么事情来……可我却又一次的想到:那个衣服,真的是鸽子血,纸包之中坂东玉三郎,又真的是内脏么?
否则为什么刚好那么巧合,张倩死了之后公主岭鬼楼,老婆也撞了鬼。会不会……那个东西是张倩的脸皮?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的时候,就被我强压了下去,我用力的扇了自己一个巴掌,怀疑任何人,也不可能怀疑自己的妻子。
和道士离开院子,开车,径直就来到了古玩店。我来的比约定好的时间稍微早了一些,中午的时候就到店里面了。
结果,老头子还没有来……
给老头子打了一个电话催促,没想到他竟然没有接听电话。
焦急的等待了一个下午,老头子非但没来,竟然电话都不开机了。
等到五六点的时候,道士给我说:现在必须要回去了,天黑不回去,就要出事。
我给古玩店的营业员说,老头子过来了立刻让他给我打电话。同时,我咬牙在那里放下了一万块钱。他看见钱的面子上,肯定还会帮我加一把劲。
五六点,要是去我家,再回去院子,肯定来不及了。
道士说无论如何,明天要看我老婆一眼。
我答应道士,明天一早,就带他过去。
回到院子门口的时候,李东仍旧在门口来来回回的走动。看见我过来了以后,对我打了一个招呼。
而道士,则是叮嘱我晚上要小心,接着就进了院子。
我走到李东身边,问李东怎么了。
李东神秘兮兮的对我说:今天白天你出门以后,有派出所的人来了一趟,和朱林的爸妈说了什么事情,之后朱林爸妈有些奇怪,精神很不稳定的样子。
我摇了摇头说:肯定是案情碰到什么问题,查不到凶手。基本都是这样。
可不知道为何,我心里面有些不安。
李东的眼神,让我有些难受。
第5章 老头子的电话
晚上吃饭的时候,朱林爸妈都是沉默无比。连带着气氛都压抑了很多。
我试探着问了二老一句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两个老人也没有多说,就让我们多吃点饭。再有几天就到了头七,也该下葬了。
吃着吃着,朱林爸爸突然问了道士一句,现在能不能分开棺材?
道士摇头说不能,要是分棺材的话,你儿子也要死不瞑目。
他就说完这句话,接着就离开了饭桌。
朱林爸妈对视了一眼,又埋头吃饭了。
老两口绝对有事情没有说出来!我心中很直接的就下了这么一个肯定。
散桌之后,和李东回到了房间之中。
李东明显心不在焉,我没有多说话,明天还要回去家里面看老婆有没有事情,而且老头子也还没有联系我,不知道是不是对付不了我老婆身上的鬼,直接跑路了。
等到晚上的时候,躺下睡觉,我们两个人分开睡,他睡床头,我睡床尾巴的位置。
到凌晨的时候,我总觉得我身上冰冰凉凉的,睁开眼睛之后,却看见了一簇头发,正埋在我胸口的地方,还有不停的抽泣哽咽的声音响起。
我被吓得当时就差点尿了裤子!
她身上的婚纱,清晰的告诉了我……她就是张倩!
张倩在我的胸口哽咽哭泣说:你不能离开我,我不要你走。
我硬着头皮说:张倩,你不要缠着我了,我都来参加你的丧礼了,要是你觉得我钱给的不够多,我还可以再多给一些。
张倩听到这里的时候,猛的就抬起来了头,那张血淋淋的平面脸,骤然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被吓得大吼了一声,直接就对着张倩猛的一推!跟着就缩进了床的最里面。
脑袋上不知道碰到了什么东西,疼的我差点昏了过去。
一只手抓住我的肩膀,拼命的摇晃我。
我恢复了一点点过来神智,李东正在用力摇晃我的肩膀,问我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哆嗦了一下,说做了个噩梦。
李东给我倒了一杯水,让我缓口气,接着说是不是梦到张倩了?我也梦到了张倩,她总说她不想死,还让我想办法帮忙把她的脸找回来。
我强笑了一下,没有回答李东的这个问题。
李东回到床上睡觉了,说:我有事的话,立刻就叫醒他。
我斜靠在床尾巴上面,脑子里面胀痛无比,张倩果然还是放不过我……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天亮。
我狼狈的从屋子里面跑了出去,道士刚好也从后院出来,我抓着道士的手,哆嗦的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在道士的耳边说了一遍。
道士紧紧的看着我说:你真的和张倩的死,没有什么关系么?
我硬着头皮说了句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朱林妈妈就过来叫我和道士吃饭了。
吃东西的时候,我心不在焉,朱林爸爸问我是不是没有休息好。
李东在旁边说我晚上做噩梦了。等会儿吃了东西再睡一会儿就没事。
场间人也不说话了,知道噩梦的话,多半就是梦到后院里面棺材里的人。
吃完早饭,我和朱林爸妈说了句今天还要出门。就和道士朝着院子外面走去了。
开车来到古玩店之后,老头子依旧没有来。
这一次,店里面老头子坐着的位置,换上了一个和老头子长的有几分相似的年轻人。
我不甘心的过去问他,老头子去哪儿了。
年轻人是老头子的儿子,他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问我是什么人。
我给他说,我嘱托老头子办一件事情,昨天老头子就叫我过来,结果他自己没来。
今天已经到了我们最开始约定的时间了。
年轻人面色很苍白,就像是病过一场一样。告诉我说:你不用来了,我爸不会来这里了,答应你的事情,就此作罢。
我当时一下子就懵了,要和这个人争辩的时候,道士却抓住了我的手,把我从古玩店里面拉了出去。
从古玩店里面出来之后,我不甘心的说:老头子到底要做哪一出?是不是嫌弃我钱给的不够?
道士却摇了摇头说:你安心等那个老头子的电话。不要着急……我说不急的话,我老婆恐怕就要被鬼害死了。
道士对我说:先带我去你家,看看你老婆现在的情况,我看看有没有办法。
我闻言一喜。立刻拉着道士上了车。
我带着道士来到了我家,却发现老婆竟然没有在家。
在屋子里面等待了一会儿,我主动给老婆打电话,她不但没有接听,甚至电话还关机了。
我有些担忧的问道士:我老婆惹上了脏东西,该不会是出事了吧?
道士摇了摇头说:这些事情都不好说,但是你老婆肯定没有出事……等到张倩的事情解决了之后,我再帮你处理你老婆的事情吧。
道士的样子看起来依旧气定神闲。我略微松了一口气……可是心里面,依旧有些压抑不住的不安……离开家的时候,我发现屋子里面,属于我和老婆的结婚照不见了。
当时我的面色就变了,变得有些苍白。
一个让我恐惧的念头,从脑海里面升起……
该不会,是老婆发现我和张倩的事情了吧?
一路上,我都是格外的不安的。
驱车回到了周林家里面。道士去后院呆着,我则是在前院的位置和李东抽烟。
李东问我要不要去睡一会儿,他看我整个人很疲惫的样子,不要熬着了。
我没有拒绝,回到房间之后,躺在床上,脑子昏昏沉沉的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挣扎着张开眼睛,我从床上起身。
屋子里面漆黑一片,只能够从门和窗户的位置,有一点点的月光渗透进来。
在窗户外面,一个人影子,正贴在了窗户上面,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被吓了一跳,这才认出来。外面看着我的,竟然是李东。
我起身,过去打开窗户,李东脸色惨白的看着我笑,笑了半天之后,我觉得头皮有些发麻,问李东大半夜的,干嘛到窗户外面去站着。
李东没有说话,而是问了我一句:老板,你和张倩,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强笑着说:你说什么呢,不就和你们一样么,都是我的员工。
李东又看了看我,点了一支烟说:抱歉老板,我太喜欢张倩了,她死的太冤枉潘多拉航班。
我背上已经全部都是细密的冷汗了。安慰李东说,一定能够找到凶手的,到时候将他绳之于法,张倩就会安宁了。
李东也点头说:一定,绝对。他的面色有些狰狞,狰狞的让我害怕……我只能继续局促不安的点头……
李东从正门进来,回到了房间里面,上床睡觉了暧昧透视眼。
我却怎么都不敢上床休息,浑身都觉得不自在,于是点了烟,干脆就到了门口坐着。
坐着坐着打开手机,现在大概是凌晨三点多。
准备找个东西消遣时间的时候,我的电话竟然响了!
而且……还是那个老头子打过来的!
我哆嗦了一下,立刻按下接听键。
开口就问:老头子,你总算愿意找我了!怎么样,东西呢,我老婆能救吧?
电话那边的老头子,声音明显格外的疲惫,告诉我说:我把地址发给你,你快点过来,记住,只能你一个人过来,不要带任何人。
老头子说完这句话之后,马上就给我说了地址。
我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电话却挂断了。
老头子……不对劲,为什么让我一个人过去。
我把电话再次翻了一遍,通话记录上面,的确有老头子这个电话号码,应该不是闹鬼……自从看见了张倩之后,现在我的精神状态都变得格外糟糕了,什么无神论的事情早就被抛在了脑后……犹豫了一下,我跑到了后院的门口,敲响院门之后,门开了。
道士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门后。
我简单的把老头子的事情说了一下,问道士能不能跟我走一趟。
虽然电话里面老头子让我一个人去,可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决定带上道士。
多一个能帮忙的人,不是坏事。
道士眉头皱的格外的紧,好像想说什么话,但是他却没有说出来。
和道士出门,开车,一直到老头子所留下的地址的时候,已经到了快四点了。
我先没有让道士从车里面出来,而是给老头子打电话。
电话刚刚打通,就被接听了。
老头子说:我看见你的车了,你是一个人对吧?
我看了道士一眼,说:我带了一个帮手过来。他也能给我老婆的事情帮忙……没想到这句话刚刚说完,电话就挂掉了。
我愣了一下,然后面色就变了。
我告诉了道士,老头子听到我的话之后直接就挂掉了电话……道士面色微变,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腕,拉着我快步下车,我们直接就进入了这栋楼的楼道之中。
疾步行走的时候,道士问我老头子住在几楼。
我说:一楼,就在楼道最尾巴的房间。
话音刚落,已经到了老头子家的门口了。
道士低声说:那个老头子,恐怕不是他在给你打电话,而是有人在威胁他。
他一边说话,一边就敲响了房门。
咚咚咚……
一连串急促的敲门声让楼道里面不停的回荡着回音……显得渗人而又恐惧……
我本来以为门不会被打开的时候……
吱呀一声轻响,房门竟然开了。
开门的,是白天在古董店的那个年轻人。
他问我们找谁,那个表情,就好像不认识我一样。
我现在心里面慌张的厉害,也没有多想,直接就说了。
我说是老头子刚刚打电话叫我过来的。
可没有想到我话还没说完。
年轻人皱眉看了我一眼,把房门关闭了……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高潮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