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夏珍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反猫眼观察镜快意江湖侠女心(上)-雲起軒

2018.09.16 | 26阅读 | 全部文章

快意江湖侠女心(上)-雲起軒


得闲时,总是偷懒看些武侠小说、古代文或者古装电视剧。只关心时事和经济的爱人自是不屑,某日拿出冯大导演说的几句话来教育我:中国的垃圾电影太多,是因为有太多的垃圾观众。言外之意若姜简介,我便是那垃圾观众之一。“道,不同,不相为谋”,缄默、我行我素即是最好的反驳。
朋友都在热议《欢乐颂》七根胡,连学生都来问我:“老师,您看《欢乐颂》了吗?特好看。”然后被告知若是不看《欢乐颂》,与国内朋友就没有共同话题了,就Out了。一向与现实脱钩的自己,明显地感觉有被鄙视的嫌疑反猫眼观察镜。
我看片有很强的标签性强迫症:民国时代的、抗日的、谍战片一律免谈,总觉得小心脏难以承受血淋淋的场景或是失落怅然遗憾终身的结局;建国初期到改革开放的片子直接略过,那个时期的人淳朴而傻气得让我直接怀疑自己的人品陈少泽,也贫穷得让我想起吃窝窝头的童年;侦破片、警匪片和英雄事迹的片子一概拒绝,我很自私,觉得英雄这个东西于己于家人都不是一件好事,而且我也没见过让我崇拜的英雄;反贪的、与时俱进的直接关屏,连新闻都不看的我对这个世界的关心连涓埃之力都称不上;白领精英、青春励志、怀旧匆匆那年的就直接跳过,每每看完不是自惭形秽觉得自己实在是不够努力,就是感慨不已觉得自己的青春都白过了:既没有朦胧心动的初恋,也没有伤心欲绝的失恋。虽然长着劳动人民的手,但是也难免有一颗易碎的玻璃心年代向钱看,还是别给自己添堵了卢克·吕尔曼。若非教书需要陪学生看一些主题性或者时代性的片子陈浥萍 ,我好像真真的Out了。
记忆中自己主动地全部看完的现代片真的是屈指可数,电影大约看了有几部,电视剧的记忆就停留在从前的《相约》《结婚十年》《相爱十年》;然后为了国际留学生主题看了《小别离》,好像这是我正式告别现代电视剧的标志。某日,朋友说:“这么好的片子,你怎么不看看呢?”我敷衍着:“等有时间的。”
其实,我就是觉得自己活得已经够现实的了,虽无大悲大喜、生离死别,却也是恰巧体验了几个幸运的人加在一起才有的四十年:山野长大、朴实得没有见识却执着的一代人;无根无基却想靠自己打出一片天的一代人;渴望父慈母爱却出生在改革开放前鲜有的单亲家庭的一代人;自幼与外祖母相依为命、淡尝世态炎凉的一代人;喝着糊涂粥、就着毛葱啃窝窝头长大的一代人;没有恋爱没有心动、青春不曾来过的一代人;高考失利、彷徨却不能呐喊的一代人;大学就业,各种面试、各种被拒突然明白了家世比才学还重要的一代人;职场中的菜鸟初生牛犊不怕虎、被整得惨兮兮却难忘初心的一代人;百般牵挂却义无反顾地远走异国他乡的一代人。
各种境遇、个中心酸自是不必言说,因为我们都是一样的,都有着不同的四十年。若是我会写剧本,自己大概就是那女主了;再润泽一下故事情节,就是那种:有思想、特立独行;坚强、不自暴自弃;沉静、安然若素;隐忍、自强不息;豪爽、不拖泥带水;仗义、不取他人之利的女主。突然想大笑三声,这样的女主通常活在武侠、穿越小说抑或古代文里。
也许是活得浮躁了,我还真是没法静下心来看一部长长的现代电视剧。给自己总结了几点垃圾原因:第一,忒现实,毁了我三观,世界从此不再完美;第二,忒虚假,不忠于原著dpcq,觉得自己的智商直接被导演和演员给连降三级;第三,小鲜肉忒多,毕竟已是不惑之年,感官早已不灵敏小菜花滚过来,没有共鸣;第四,房艺谈忒玄幻,烟雾迷蒙,有如太空;第五,忒矫情侯腾飞,满大街都是灰姑娘与王子、总裁与职员狗......反正总是有一位类似于救世主的成功人士让人连仰望都觉得困难。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会梦想遇到这么一位救世主。
最重要的一点就再借冯大导演的一句话:忒娘心恋简谱!最近连看两部现代片,男主都是手拎女式手提包。我一开始还在琢磨:这两人什么关系,他为什么给她拎包啊?最后发现,女主都是很潇洒的双肩包或者没有包。男主都是很娘地拎着精巧的女式手提包。看着武侠长大的我,喜欢的男主不是手握宝剑、快意恩仇,就是负手而立、遥望苍生,还真没有拎着个名牌小钱袋满大街转的徐钰涵。
还有最要命的就是,这些英俊笔挺、冷傲多金的男主不是习惯用眼神杀人就是说起话来尖酸刻薄得要命。我还是比较喜欢沉默寡言而温情的男人:温情是大补汤、沉默是金嘛!
虽然在现代社会活了40年,可十多年的国外生活让我错过了看着中国培养出一批很“娘”的现代少年的历程。还记得某日在一店里看到一个十六、七岁亚洲面孔的男孩,烫着日韩式偏长的短发,手里如贵妇人一样地挎着很秀气的手提包尤迦奥特曼。穿了一条绛紫色的细腿裤子,裤腿大多堆积在脚踝处,裤子的腰部明显地挂在臀部,裤子的臀部又吊在大腿的位置,略一弯身小细腰就若隐若现。怎么看,我都以为是裤腿忒瘦提不上去导致的容永道。我下意识地想:这韩国人怎么都打扮得女生女气邋里邋遢的。然后浇驴肉,听到那个男孩很温柔地用汉语与店员说话......过不久,朋友的孩子来寄住,也穿着类似的的裤子,但是橘色的混沌至尊太子。我老气横秋地对孩子说:“出去前把裤子提好,男孩子别穿这么没有性别的颜色的裤子。”孩子很无语地说:“阿姨孝慎成皇后,您知不知道啊,这是最流行的款式,您要是不懂,就多看看国产电影。”立时,满脑黑线。
这时,我突然觉得我们应该把古龙、金庸、梁羽生等搬进课堂了;或者折衷的办法是让有着千万粉的小鲜肉们努力地把大侠的形象演好,带动一批逐渐被“娘”了的少年找回些男子汉气息。